日记网 >> 文库


小野菊的春天


更新时间:2017/3/11 9:42:00  点击率:913  手机版


  编辑荐:她又何必去在意那些闲言碎语,那些带着恶意的评论,早就不足为惧,时光里只有从容、淡雅,这是她留给我最深的印象。
    路旁的野菊花开了,无意中看到她,在一个被年轮搁置的角落,默默的,甚至你会怀疑,她会呼吸吗?她的花瓣间沾有这个季节难以消逝的露水,花有香气,得把鼻子凑近些才能闻到。
    难道春天不欢迎她,只有这秋天她才能开放?命运也待她不薄,这香是她唯有的清魂。风继续往北吹,抚弄着这个薄凉的季节。她亦如一位薄凉的女子,在尘世一隅,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在天际翱翔过的飞鸟,也叽叽喳喳,吵囔得做不成一个美梦,但她丝毫不感觉懊恼,她安静得就像一幅从画家笔下刚诞生的新画。画里有爱,画里有春天。
    多少如织的过客匆匆经过这里,无不驻足观赏半晌。有的嘴里连连赞叹这花的美好,有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说一句话,还有的带着愉悦的神情慢慢蹲下来,将脸颊靠近菊花,似乎要说些不让外人听到的情话。菊花的心里,应当存着与太多人的秘密,这些秘密将永久不为人所知,这些秘密将成为与菊花的约定,向任何人都不能提及。
    脚步在悠悠散散中晃荡了整个下午,累了就坐下来喝点自带的饮水或吃点干粮,困了就靠在菊花栏的石墩上小睡一会儿,这个假期,准备与菊花相守共度,将一身的疲惫全部抛脱,看菊花就那样开着。有人说菊花好丑,没什么特色。有时真想愤怒地跟上去为野菊争辩几句,但最后这样愤怒的念头都打消了。看她面容不动声色,好像那些议论她的话语,早已成了耳边风,风过了,了无痕迹。
    她又何必去在意那些闲言碎语,那些带着恶意的评论,早就不足为惧,时光里只有从容、淡雅,这是她留给我最深的印象。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母亲面前哭了。母亲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吞吞吐吐地说一个调皮的小伙伴将她摘了半天的野菊花全部弄碎了。那个小伙伴真讨厌,非但没有给哭泣的小女孩道歉,还嘲笑她花时间弄这些无聊的玩意儿。也不知小男孩的父母得知他的行为后有没有批评他,但我想总有一天,小男孩会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男孩子不应该欺负女孩儿,尤其是弄碎她花了心思才得来的小花儿。
    一个不爱菊花的男孩儿,为了安慰伤心难过的小女孩,便去找那个弄碎女孩儿菊花的男孩儿理论,结果反倒被打了一顿,疼得哇哇大哭。回来的路上,他看到路旁有很多开了的野菊花,他心想将这些花摘回去给那个女孩,或许她就不会伤心了。
    于是,那个男孩便毛手毛脚,摘了很大的一捧菊花回去送给那个女孩儿。女孩儿见到男孩儿捧着菊花来到门前,高兴的立马跑上去抱着男孩儿的脸亲了一下,还说:太谢谢你了,我好喜欢这些花儿!男孩羞怯地说不出话来,在那里待站了很久。要走的时候他才小声地对女孩儿说:你要是这么喜欢菊花儿,以后我每天摘下给你送来,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花儿好多好多!那个女孩高兴地答应了,却只跟他说了句谢谢。
    那个男孩儿那天回家,被父母狠狠揍了一顿,即使疼得哇哇大哭,他也不说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父母以为他又是故意找人打架,把新买的衣服都扯破了,全身满是尘土,脸上有几块很大的淤青。“你这顽皮的孩子,这么不懂事,天天找人打架,你能干了是吧?爹娘都管不住你了?你不去惹别人,别人会无缘无故打你吗?打你这个不学好的家伙!”
    原创:无非
    


 上一篇:晚秋的风吹在北方

 下一篇:六月初晴


推荐文章